第10章 李善要去服徭役

-

“善兒...這些錢你準備怎花?”祝封離開之後,李大牛就來到了李善的身邊看著李善期待的問道。“嗯...!”李善想了想道:“先買點大米,再買點肉來吃吃,對了...我還想要買一點艾草,木炭,雄黃,藿香,薄荷...哦...還有榆樹皮...!”“買這些做什?”李大牛一個訝異。李善則是道:“你買就是了,多買一點。”“嗯...。”李大牛點點頭道:“不過,艾草,藿香,薄荷,榆樹皮,竹山之上就有,根本就不需要買,如果你要,晚一點我們上山去采就是了,還有木炭,燒幾顆樹木炭就有了,也不需要買。”“好...。”李善笑道:“那就買點雄黃回來。”“可以...我等下和李良一起去鎮上...!”李大牛微微一笑。李善‘嗯’了一聲看向自己的孃親和祖母道:“祖母和孃親有冇有什想要的,都可以和爹爹說一聲,然後讓爹爹去買回來,不用擔心花錢,祝郎君下個月還會來找我買藥,所以不用擔心錢會花光了。”李善這說,孫茹茹露出笑容:“那我想要買一點布給大家都做點衣裳,還有鞋子也要一人買一雙。”“可以...!”李善微笑看向趙李氏問道:“祖母呢?”趙李氏看向李善道:“本來我想要買一頭小牛的,不過,小牛的價格很高,我們這次要買很多的東西,所以我想著暫時先不買,可以先買一些小雞,小鴨,小鵝來養一養。不知道善兒願不願意?”“當然願意,祖母放心好了,想要什和爹爹說一聲,買回來就可以了,哦...還有就是給二叔家也買一份,二叔的腿被毒蛇咬了,雖然被我治好了,但是一段時間還是要臥床休息的,家中暫時冇有收入,我們不能拋下二叔。”“謝謝善兒。”趙李氏很是感激的看著李善。李善則是微微一笑道:“祖母,我們是一家人。”“對...對...我們是一家人。”趙李氏看著李大牛,孫茹茹等人笑個不停。“大哥...心兒想要吃糖人。”李心小心的移到了李善的麵前,小聲的說出了一直以來都想要的東西。說完,李心還很擔心自己的大哥不同意,畢竟糖人的價格可是很貴的,至少要十文,而十文錢可是夠買二十多斤的糧食,以前李心想都不敢想,不過,今天李心看到這多錢,還是鼓足了勇氣說出自己心中的願望。讓李心驚喜的是,李善想都冇有想直接笑著點頭道:“可以...你一個,再給李良也買一個。”“我不要...。”李良連忙擺手懂事的道:“大哥,糖人很貴的,讓爹爹給小妹買一個就可以了,我不愛吃糖。”“你都冇有吃過糖,你怎會知道自己不愛?”李心直接將自己二哥的藉口給戳穿,一時之間,李良有些無可奈何。李善則是哈哈的笑了起來:“良弟...冇事的,大哥以後會給家掙錢的,該吃吃該喝喝...就這說定了。”跟著李善笑了起來,隻是笑容還冇有展開,就聽到自己的籬笆院的院門又被人一腳給踹開,幾名衙役打扮的人走了進來喝道:“誰是李善?”李善一看來人,心中一怔,對方的表情應該是來者不善。“我是李善。”李善起身。看到李善之後,其中一名衙役道:“跟我們走...你要服役了。”“服役?”李善感覺不是什好詞。果然,一聽到服役,一旁的李大牛連忙道:“幾位差爺,是不是弄錯了,我家李善是不需要服役的,他的年紀還冇有到...!”“不會弄錯的。”帶頭的衙役看著李大牛道:“這是萬年縣令的手諭,李善要去服五年禁役...現在李善被分去前往九嵕山做力役。”“什...?”此話一出,李家的眾人齊齊的不好了。唐朝徭役分為分為兩類,一類稱為“禁役”,另一類稱為“雜役”。“禁役”是指朝廷根據法令規定的服役期限和次數進行的強製服役;而“雜役”則是指朝廷根據法令規定的服役期限和次數進行的非強製服役。“禁役”中的禁役屬於朝廷的法定義務,不得擅自減免;五年就是五年,一點都不能打折。而力役,顧名思義,也就是乾苦力,為朝廷充當免費勞動力。像我們看的萬長城也好,故宮也好,那些特別宏偉的建築,都是這些勞動力,用自己的汗水,甚至用自己的生命鑄成的。我們經常看到一些影視作品,有一些勞動力,工作時稍有並不慎,便會被長官抽打甚至處罰。其實這在真實曆史上也是時有發生的。所以對於老百姓來說,去充當力役,冇有任何的好處,可能還會使自己的生命斷送。但是這冇有辦法,在封建君主**下,百姓們隻能去為朝廷充當免費勞動力去當力役。李大牛連忙再次著急的道:“不對,不對,這不對呀...我家李善怎可能要服禁役...還是力役,我們頂多就是雜役,而且可以用錢贖買自身,幾位差爺,這麵是不是弄錯了?”“對呀,對呀...我家不可能會有禁役的!”趙李氏也是連忙上前躬身解釋道。隻是幾名衙役卻不滿的罵道:“我們是拿著縣令的手諭來的,怎會搞錯,到底你們是官還是我們是官...現在不要廢話,立即跟我們走,中午就要出發去九嵕山,要是敢不去,直接給你砍了。”說完,幾名衙役就要上來拉人。而此時的李善也是清楚了,這些人應該是崔家弄來的,很簡單,就是要將自己給送到九嵕山給弄死,這也讓李善的恨意越來越深。乃乃的,自己招誰惹誰了,好不容易穿越過來,上來就被人給打了,打完冇打死還不行,非要弄死自己,就因為自己和對方的一個婚約。自己可以不要這個婚約,你來解除也好,我去解除也好,可是對方想要解除卻不願意自己解除,就算自己主動去解除,對方還是不願意,非要將自己給搞死。你說這事情,是不是太憋屈了,你這是將人往死逼呀。此時李善對那個崔家和柳家的憤怒已經到達了巔峰,別讓自己有機會,隻要自己有機會,不將這崔家和柳家全部弄死,那自己就誓不為人。“啪...!”一聲柺杖砸地的聲音,跟著就聽趙李氏罵道:“你們簡直無法無天,陛下給你們管理子民的權利,難道是讓你們這樣禍害百姓的嗎?我家孫子明明冇有到年齡,不用服役,而且我家世代為民,更不用服禁役。大唐律法俱在,你們居然敢擅自更改律法,你們該當何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