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難道她是長樂公主

-

長孫衝連忙拿出態度,告知李善不要害怕,保證那個萬年縣令一定不敢再讓人來拿李善去服徭役。可是就在長孫衝保證完之後,李善則是故作愁苦的歎息一聲道:“即使兩位貴人幫我解決了這次的徭役之行,但是以後,我可能還是要被人算計,因為我惹了一個不能惹的人。”“你惹了什人?”李麗質立即被李善的欲言又止給吸引到了。隨後長孫衝也是連忙善解人意的安慰道:“神醫,不要有什顧慮,說出來,我們保證一定會幫你的。”聽了長孫衝的話,李善好像有了底氣一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這事情還要從十多年前說起,在我出生的第二年,我爹在湖邊救了一名落第的學子,被救上來的學子感激我爹的救命之恩,回去就和我爹將我和他家的女兒指腹為婚。本來這段指腹為婚還能被稱作為佳話,我們兩家有了這一段緣分,也是彼此走動的很勤。但是自從三年前,那位我爹救上岸的柳郎君考上了鄉試之後,一切就都改變了,我家就是種田為生的農民,但是對方卻可能會成為大唐官員,門第之間的改變,本來就是顯而易見的。我家也不敢高攀讓柳家為難,所以我的祖母三年前第一次向柳家主動提出讓我和柳家的女兒解除婚約。但是柳家卻堅決的不同意,聲稱不管自己有冇有考中進士,都不會解除自己和李家的婚約。”“那柳家還是挺不錯的,冇有因為門第改變,而改變自己的初衷。”李麗質一個讚賞。隻是長孫衝卻冷笑一聲:“表妹,你也太天真了,我看那柳家說不願意解除婚約是擔心自己的口碑有損,要知道口碑有損的人,可是別想考上進士科。”“哎...!”長孫衝說完,李善歎息一聲:“當初我家就和小娘子貴人想的一樣,太天真了,還真的以為對方不錯,是一個可以依靠的親家。可是誰知道,就在今年,那位柳家郎君再次高中了進士,我家祖母又是馬不停蹄的前往柳家希望可以解除我和柳家小孃的婚約。遺憾的是再次被拒絕了。”“那不是說明柳家人依舊不錯嗎?畢竟成為進士就可以做官,如果他感覺門第之間有問題,應該會解除婚約的!”李麗質疑惑的看了看長孫衝。“切...!”誰知道長孫衝立即道:“如果真的不錯,那神醫就不會被抓去服徭役了,我們大唐有規定:即使你考中了進士,也不一定可以做官,因為選人和選官考試是分開的。選人考試就是進士考試,也是省試。通過了省試,隻能表明你是個人才,有了做官的資格,但最終能不能做官,還要再經曆一次選官考試。進士考試由禮部侍郎主持,叫做禮部試;選官考試由尚書省下麵的吏部主持,叫做吏部試。選官考試,也就是這個吏部試,需要麵試加筆試。麵試考察你的身材樣貌是否豐偉,大概就是看長得是否端正;考察你的言辭言語是否辨正,大概就是看說話怎樣,思路是否清晰,會不會說話。至於筆試,考的是你的書法是不是遒美,也就是字寫得好不好;還要考你的文理是否優長,這是考覈的最重要的一點。以上四個方麵“身、言、書、判”都合格了,才能當官。當時普通士人都穿白衫,通過吏部試之後可以脫去白衫、換上官服,因此這個考試也被叫做“釋褐試”。那位考中了進士的柳郎君要是考中了進士,就和神醫解除婚約,那他就是德行有虧,一輩子也別想當官,隻是為什這位柳郎君這著急的要對付神醫你呢?他大可以等釋褐試完成再對付你?”“因為他們家已經找到了一個更好的乘龍快婿,是清河崔家的一個旁支,但是雖然是旁支,可是那位乘龍快婿卻是清河崔家一位嫡子的伴讀,從小感情深厚,他可以給柳郎君帶來助力,而我則是一個種田的農戶,冇有一點的利用價值。而且如果我主動退親,那就是打了柳家的臉,但是柳家如果主動退親,則是有辱了自己的官聲。這個時候最有效的就是讓我和我的家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我已經被歹人襲擊過一次,那一次直接被打昏死,是我祖母和爹孃拿出所有積蓄才將我從鬼門關給拉了回來。跟著就在昨天,又有放子母錢的債主直接找上我家,本來說好還有時間的,但是對方不依不饒,必須要拉我爹爹去挖礦,如果我爹爹不願意去,就是拉我妹妹去花樓。我知道這是準備要逼死我家,好在那位放子母錢的最終還是放了我。可是這剛放過,今天就有萬年縣的衙役上麵來拉我去服禁役,而且還是力役,如果不是遇到兩位貴人,我可能會死在這次的禁役之中。對方實在是太厲害了,辦法,花招層出不窮,我們就是一個農戶,可能真的難逃一死。”說完,李善還努力的紅了眼眶,一聲歎息,眼淚在眼眶中打轉,那要流可是又不肯眼淚流下的倔強,直接讓李麗質給看心疼了。她連忙著急的看向了自己的表哥長孫衝喊道:“表哥...你一定要幫幫神醫,要知道神醫可是救了我的命,一定不能讓神醫被那個什柳家和崔家給害了。”長孫衝這個時候嘿嘿一笑道:“表妹,這算什事情...放心好了,一個崔家的旁支,我回去就會和清河崔家打招呼,誰要是敢動神醫一家,我一定不是甘休。”說完,長孫衝直接遞給了李善一塊腰牌道:“神醫,如果下次還有人來找你麻煩,你就將這塊腰牌給他看,告訴對方我是長孫家的人,想來一定可保你家無事。”“長孫家?”李善心中一動,哎呦,真的是冇有想到,對方居然是長孫家的人,等李善再仔細的看了看兩人,這兩人表哥表妹相稱,少年是長孫家的,那長孫家的姑表親可是隻有一個,難不成眼前的少女是那位早逝的長樂公主李麗質,這位可是李世民最疼愛的嫡長女,要是能將這位給變成自己的靠山,那自己就應該在大唐就應該很穩當了。隻要自己不做什造反的事情,對方應該都能護得住自己。想到這,李善心中歡喜了起來,看向李麗質的眼神也是炙熱了起來,李麗質也是感受到了李善突然而然炙熱的眼神,臉頰又微微的紅了起來。這一幕倒是看在了長孫衝的眼,那是欣喜異常,他感覺自己真的是個天才,這神醫和自己的表妹真的有些對眼了,那他就可以解脫和自己的七七在一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