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燕道友,可願隨我斬妖

-

燕赤霞萬萬冇料到,此次前來隻是想與晚輩後生共飲美酒而已。

眼見這位後輩與自己同命相連、誌趣相投,皆有胸懷天下之誌,遂將自身所獲的劍仙傳承傾囊相授。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獲得劍仙傳承之後,此人竟當麵向他展示出這般驚天動地的神蹟。

隻見那一劍揮出,天門洞開!

緊接著又是一劍,天門緊閉!

這天門莫非如同兒戲一般,可以隨意開合?

而天門關閉之後,那股駭人聽聞的恐怖氣息,燕赤霞亦有所察覺。

那分明是仙人的氣息,而且充滿了無儘的怒意。

似乎仙人對一劍開天門的行為極其憤怒,甚至打算降臨世間,將開啟天門之人斬殺。

莫非這便是所謂仙人的度量?!

燕赤霞向來耳聞仙人何等崇高偉大,慈悲為懷,對眾生皆持善念。

然而,今日親眼目睹仙人之後,才讓他明白,仙人終究也是人,同樣會發怒,同樣會起殺心。

原以為凡俗已經無藥可救,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仙界居然也不是一片安樂之地。

燕赤霞心中充滿了無法言喻的無奈和頹廢之情。

但是,當他重新凝視著沈默時,卻從沈默身上感受到一股極其強大的生機之氣。

那彷彿是春雨過後,春筍破土而出、茁壯成長的生命力;又像是寧折不屈、雖死猶榮的豪邁氣魄;更是天地不公,吾斬天地以明誌的霸氣……

燕赤霞瞬間被這股氣息深深感染,心中的苦悶和無奈一掃而空。

他明白,世間道路崎嶇不平,老天無情視眾生如草芥,但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他們不相信天命,不屈服於天地,隻堅信自己內心那股浩然正氣。

此時此刻,燕赤霞竟然莊重嚴肅地對著沈默深深一拜,行起了拜師之禮。

他已經度過了大半生,卻遠不如眼前這位年輕人體會得如此透徹。

他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對方曾經說過的話語,心中不禁湧起一股強烈的衝動:為什麼這天地不能改變呢?

能夠提出這樣問題的人,果然擁有著改天換地的決心和實力。

此時此刻,燕赤霞願意為了這個宏偉的目標,堅定地追隨著他的腳步,即使付出巨大的代價,甚至頭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因為隻有這樣,才能幫助他實現這個偉大的理想。

而且,不僅僅是這平凡的塵世,若是有機會,燕赤霞更是渴望能夠踏足那神秘莫測的天界,親自領略一番天界的風景。

他心中充滿了對未來的嚮往和憧憬,這種渴望驅使著他不再頹廢,敢於追逐著自己內心深處的理想。

沈默從七殺劍的劍道意境中回過神來後,他的目光深深地落在了燕赤霞身上。

在那一瞬間,他彷彿讀懂了對方內心深處的想法。

有些事情無需過多解釋或言辭表達,隻需一個眼神就能傳遞出所有資訊。

沈默神色平靜地對燕赤霞說:“燕道友,可願隨我斬妖。”

聽到這句話,燕赤霞微微一愣,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

這種顫抖並非出於恐懼,而是源自內心的激動和興奮。

他毫不猶豫地向沈默躬身施禮,並堅定地回答道:“萬死不辭!”

沈默露出會心的微笑,隨即身形一閃,駕馭著飛劍騰空而起,準備前往蘭若寺消滅那隻千年樹妖。

然而,燕赤霞卻冇有禦劍飛行的手段。

沈默看到這一幕,嘴角微揚,隻見他伸出手指化為利劍,輕輕點擊在燕赤霞身後的大劍之上。

刹那間,昊日高懸,靈氣洶湧澎湃,大劍猶如被注入了靈魂一般,竟然淩空飛起,跟隨沈默一同禦空而起。

燕赤霞見狀,不禁發出一聲驚歎,他一眼就看出這一劍指所運用的乃是七絕劍·逐日之中的禦劍法門。

要知道,如果有人能夠領悟逐日劍意,那麼不但可以實現禦劍飛行的夢想,還能夠讓劍出猶如昊日當空般威猛無比。

然而,沈默此刻施展出來的逐日法門顯然更為玄妙莫測,居然能夠賦予劍身逐日之輝,使得燕赤霞也有機會踏劍而行。

燕赤霞心中暗自慶幸剛纔做出了正確的抉擇,像沈默這樣擁有高深修為的絕世劍修,必定有著改天換地的能力。

他興奮得幾乎要跳起來,連忙躍上飛劍,緊緊跟隨著沈默一同禦劍飛行。

兩人一前一後,速度極快,冇過多久便已經遠離了郭北縣。

向東行了大約三裡路,一座古老而荒廢的寺廟赫然出現在眼前。

寺廟上方的牌匾依然懸掛著,但卻佈滿了厚厚的灰塵和蜘蛛網,上麵隱約可見“蘭若寺”三個大字。

這裡就是那令諸天萬界都為之畏懼的蘭若寺。

燕赤霞的心中湧起了一股豪邁和暢快。

他已經在蘭若寺待了將近半個月,但卻一直無法斬殺那隻潛藏其中的樹妖。

這隻千年樹妖極其狡詐,擅長隱匿之術,讓人頭疼不已。

每當燕赤霞想要斬殺它時,它便會立刻逃走。

然後趁著燕赤霞不在的時候,出來殘害無辜之人。

麵對這樣狡黠的對手,燕赤霞束手無策。

然而,如今的局麵已經完全改變了。

燕赤霞堅信,今天就是這隻千年樹妖命喪黃泉之時!

沈默立於劍上,俯瞰蘭若寺全景,接著果斷釋放出自身強大的神識,如洶湧潮水般湧向蘭若寺。

他原本就擁有宗師境界的神魂力量,而當他領悟了劍道·七殺劍之後,這種宗師境界的神魂更是經曆了劍道的洗禮和錘鍊,從而實現了從宗師境初期到後期的驚人跨越。

如今,他的神識變得愈發敏銳,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便已經將蘭若寺內的所有情況都洞察得一清二楚。

他不僅發現了隱藏在蘭若寺地下深處的樹妖根係,而且還看到了許多被樹妖殘忍殺害的人的屍體殘骸。

這些受害者的遺體已經被樹妖剝奪了精華,變成了可怕的屍鬼。

當它們察覺到周圍還有活著的人類存在時,便會甦醒過來,並開始吞噬活人的精氣以維持自身生存。

沈默的雙眼閃爍著光芒,彷彿一輪耀眼的昊日在其中流轉不息。

隻見他併攏雙指,猶如利劍出鞘一般,猛地向前一指,頓時一股浩然正氣磅礴而出。

那璀璨奪目的烈日宛如神輝降臨,將整個蘭若寺照耀得亮如白晝。

這股強大無比的日光穿透寺廟的牆壁,直接將那些屍鬼全部化為灰燼。

七殺劍·逐日!

逐日之光,普照萬物,淨化誅邪。

與此同時,如此強烈的氣息也引起了潛伏在蘭若寺下方的樹妖的警覺。

它像受驚的老鼠一樣拚命逃竄,慌不擇路地朝著山林深處狂奔而去。

沈默見此情形,毫不猶豫地驅使腳下的飛劍,瞬間化作一道流光,緊緊跟隨在燕赤霞身後,一同追了上去。

他的神識隻要鎖定了千年樹妖的氣息,無論其逃往何處皆為無用功。

這頭千年樹妖狡黠至極,居然於蘭若寺下留存樹妖根係,藉此根係,它每分每秒皆在監控著蘭若寺的情形。

如此一來,燕赤霞欲斬殺樹妖幾近無望。

至於尋覓樹妖本體之所,以燕赤霞的能耐亦屬天方夜譚。

須臾之間,二人便隨樹妖根係抵達一片繁茂異常之山林。

然那些根係融入樹林之後,氣息儘失。

確切來說,應該與山林內的樹木全然相融。

沈默目光炯炯,洞悉這些樹木儘皆被樹妖煉化成為仿若分身般的存在。正憑仗這些樹分身,樹妖纔將自身本體隱匿至深處。

而沈默早就從狐妖塗山月身上領悟出了身外化身之法,此法門比樹妖那種樹分身的手段高明無數倍,自然不會觸發他的悟性逆天。

沈默隨即身形一動,向著腳下的山林輕輕劈出一劍。

這一劍,看似平平無奇、雲淡風輕,但在燕赤霞眼裡卻並非如此。

這一劍蘊含著無儘的威勢,彷彿裹挾著山崩地裂之勢,如同流星劃過天際一般,瞬間將腳下的山林化為無數碎末。

這正是七殺劍道中的一式——劈山!

劈山之劍,威力無窮,足以令山崩地裂,地脈斷絕。

燕赤霞同樣也參悟過劈山劍式,此時此刻,他心中湧起的隻有無窮的震撼和驚愕。

這劈山劍意,讓他獲益匪淺,自身的劍勢修為更是有了顯著的提升。

然而就在沈默將樹分身全部斬殺之際,藏匿於山野深處的千年樹妖再也按捺不住了。

它無論如何都想不通,自己究竟何時招惹到了這樣一個恐怖至極的存在。

蘭若寺那一劍猶如驚鴻一瞥,讓千年樹妖心生畏懼;

而山林中的這一劍,則如雷霆萬鈞,直接將其嚇得魂飛魄散。

此刻,千年樹妖隻想藏頭匿尾,根本不敢現身與如此可怕的劍仙一決高下。

樹妖的樹分身剛剛消散,其本體的氣息便無法再隱匿下去,逐漸變得清晰可辨。

沈默憑藉敏銳的神識瞬間鎖定住了這股氣息,並毫不猶豫地朝著山野深處疾馳而去。

燕赤霞緊跟其後,心中充滿期待和緊張,他知道接下來即將見證一場超乎想象的激戰。

兩人一路飛奔,彷彿穿越時光隧道,終於來到了氣息源頭所在之處。

這裡山高林密,雲霧繚繞,宛如仙境一般,但同時也瀰漫著一股邪異而危險的氣息,仿若無數怨魂在掙紮、嘶吼。

燕赤霞定睛一看,隻見一棵巨大的古樹矗立在那裡,樹乾粗壯得需要數人環抱才能合攏,枝葉茂盛得猶如一把巨傘,彷彿要遮蔽整個天空。

燕赤霞心中暗驚:“好一棵參天大樹!”

“就是它了!”沈默雙眼之中閃過一絲冰冷的光芒,手中的長劍微微顫動,彷彿在呼應著他內心的殺意。

他深吸一口氣,然後猛地揮動手中的長劍,向著那棵古老的大樹斬去。

這一劍,如同天神發怒一般,帶著無儘的威嚴和恐怖的氣勢,轟然斬落。

劍刃所過之處,虛空都被撕裂開來,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裂縫。

而這道裂縫之中,更是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彷彿是來自地獄的黑炎焚儘一切。

千年樹妖察覺到這股恐怖的劍意,心中慌亂無比。

它本想躲開這一劍,卻發現根本避不開,那劍芒已經鎖定了它的氣機。

生死之際,千年樹妖隻有狡辯求饒。

隻見樹乾上的樹皮突然裂開,化作一張猙獰扭曲的妖臉,口中噴出陣陣黑色的煙霧,同時發出一聲聲淒厲的求饒聲:“劍仙大人,饒命啊!請聽老朽一言……”

然而,沈默的伏魔劍意又豈能聽從一頭妖邪的詭辯?

劍芒瞬息間便已經劈下!

伏魔劍意蘊含著無堅不摧的力量,勢要將這頭為禍人間的妖邪徹底消滅。

嗤!

樹妖見狀,口中立刻噴出滾滾黑煙,猶如火山噴發一般,同時瘋狂地揮舞著自己粗壯的樹枝,試圖擋下這恐怖劍芒。

那一根根樹枝如同巨大的鞭子,帶著淩厲的風聲,狠狠地抽向劍芒。

然而,伏魔劍芒豈是樹妖能夠抵擋。

劍芒在空中迅速分化,化作無數道細小的劍芒,交織成一張密密麻麻的劍網,將千年樹妖連同黑霧、樹枝牢牢地困在其中。

千年樹妖左衝右突,拚命掙紮,但無論它如何努力,都無法突破這張劍網的束縛。

隨著時間的推移,千年樹妖的身上已經被劍芒劃出了無數道深淺不一的傷口。

綠色的汁液從這些傷口中源源不斷地流出,散發著一股刺鼻難聞的氣味。

千年樹妖的慘叫聲響徹雲霄,它那龐大的身軀也因為受傷過重而搖搖欲墜。

然而,劍芒的絞殺絲毫不減,依舊對著樹妖不斷地切割、斬殺,摧毀它所有的生機。

在伏魔劍芒的持續消磨下,千年樹妖隻堅持了十個呼吸便再也支撐不住,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它的妖軀頃刻間摔得粉碎,化作點點碎片四處飄散。

令諸天萬界無數穿越者聞風喪膽的千年樹妖,就這麼死在了沈默一劍之下。

伏魔劍道!

蕩妖除魔,守正辟邪。

然而,沈默強大的神識卻是捕捉到了一抹極為隱蔽的氣息。

他給燕赤霞一個眼神,後者立刻駕馭飛劍落向樹妖死去的地方,一番搜尋,果然在樹妖殘骸與泥土混合物中找到了一枚深綠色的珠子。

燕赤霞看不出端倪,便將珠子交給沈默。

在拿到綠珠的那一刻,沈默腦海中響起新的提示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