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韓真現身,大商國師?!

-

秘境之中,狂風大作,惶惶天威降臨。

冥冥之中,似有鳳凰泣血之聲,迴盪在天地之間。

宛若真實的蒼莽畫麵壓來。

虛空之中彷彿浮現了一尊青銅神樹,蒼莽而玄奧,超越了時間與空間,有無窮浩瀚生滅。

上麵棲息鳳,凰,金烏,朱雀,玄鳥.....栩栩如生,各自都帶著主宰一方的氣息。

這隻是虛影。

卻彷彿鎮壓天地。

“青銅神樹。”

“大商的天運道器?”

李墨腦海中閃過他曾在《神形紀年》上,看過的片段。

他看向少女的背影,知道自己現在不能去打擾她。

“小寶師兄。”

“嗯?”

“待會見機行事。”

嬴冰玉容有些許蒼白。

第七境,終究是第七境。

不管是以何種方式成就的武聖,皆體內自成洞天,可肉身登入虛空,遨遊數萬裡,隨手一擊,便可令方圓千裡陸沉,宛若人形天災。

她的猜測,是對的。

這血凰秘境根本就不是秘境。

而是一位掌玄聖者的洞天。

隻是和真正的掌玄境洞天比起來,顯得破敗荒蕪而已。

嗡——

青銅神樹的虛影上,有神鳥投來目光。

似乎想令這不知所謂的二八少女臣服。

嬴冰平靜對視。

另一隻腳,也站上了階梯儘頭。

瞬間。

青銅神樹上棲息的所有神鳥,全都冷冷的看了過來。

或熾烈,或寒冷,或詭異,各種浩瀚無匹的神意,也朝著她壓來。

萬千威壓臨身。

嬴冰青絲狂舞,麵如月下寒霜。

“區區殘缺的虛影而已。”

“便是真身降臨,見我也當如見神。”

嬴冰身上霞色流轉,太陰氣息環繞。

二者盤旋流轉,彷彿日月相隨,交相輝映,釋放無數光華。

玄丹境。

並且是兩枚玄丹,同時成了。

每一枚仔細看去,其中都似有奇韻流轉。

少女被襯托的越發晶瑩如玉,成為了漆黑青銅大殿前,唯一的光。

“退。”

她身形仍然渺小。

但隻要是她走過的地方,青銅神樹的虛影,便如潮水般褪去。

剛走兩步。

嬴冰耳朵輕動。

她聽到了身後跟著的一個腳步。

不是唐小寶。

是他。

他.....真的很奇怪。

嬴冰不由得想起登天石階上的畫麵。

彷彿無論是何種威壓,對那個少年都彷彿形同虛設。

這青銅神樹的神形,雖然並不完整,但其中的意誌,卻也不是內息乃至觀神境能夠承受的。

李墨卻就這麼閒庭信步的跟上來了。

不知為何。

這個關頭,身後有他跟著,竟有些安心的感覺.....

“眼下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數十米的距離。

兩人已然站到了宮殿門口。

這座宮殿,明顯要比下麵的幾座要更加廣闊沉重。

匾額上還寫著字:

‘朝天宮’

“這些把戲可以收了。”

“出來。”

嬴冰眯眼看向宮殿門口,語氣不容置疑。

宮殿前空蕩蕩的,並冇有石碑存在。

當嬴冰話音落下之時。

轟隆隆——

朝天宮厚重高大的門扉,緩緩打開來。

李墨朝裡麵看去,卻發現這其中幽深黑暗,看不真切。

嘩——

忽的。

兩盞燈燭亮起,而後便像是連鎖反應,後麵的燈火也飛速點燃,宛若兩條火線。

隻見這座堂皇的宮殿之中,陳列考究,莊嚴肅穆。

而且明明十分古拙的各種事物,卻都光潔如新。

地麵上蛛網似的,篆刻著數不清的玄紋,結成了陣法。

法陣中央。

一具淡金色,玉質的骨架盤坐在那,空洞洞的眼窩注視著蒼穹,彷彿在追問上蒼的不公。

哪怕死去不知多久。

仍然透著無上氣韻。

“這便是那個掌玄境的屍骨?”

李墨有些茫然。

秘境的重點,便是這位掌玄強者的埋骨地?

他瞥了眼嬴冰,卻發現冰坨子目光,始終看著幽深處。

“這是我的遺體,或者說......曾經的我。”

突兀之間,一個嗓音在宮殿之中,幽幽的迴盪開來。

“是你?”

李墨眉頭微挑,警惕起來。

這血衣青年,他見過。

九峰會武之時,與赤鯨幫一同前來之人。

他當時本想用天命神眼觀測,結果機緣巧合冇看見。

李墨眼中晦澀生滅,開啟了神眼。

【姓名:韓真】

【年齡:22(5330)】

【根骨:血凰不滅體。】

【境界:觀神三竅。】

【天命:紫中帶金】

【評價:前大商朝國師,虞滅商後,因擁有血凰精不死,在意魂與肉身即將隕滅時,將血凰精的奧妙領悟到了更深層次,得以借胎重生,而今已經重生七世。】

【最近遭遇:見到嬴冰,認為複國有望,希望讓其為大商效力,為積攢血凰精的力量,造就無數血雨腥風。】

“大商.....國師?”

李墨恍然。

合著不是重名啊!

這根本就是神形紀年的作者本人!

難怪,他自從踏進宮殿,便覺得體內業火蠢蠢欲動。

這個叫韓真的,手中不知沾染了多少血債。

韓真揹負著雙手,站在台階上。

“你比本座想象之中的,更加傑出,更加曠古絕今,簡直是上蒼嘔心瀝血的造化!”

他說出這句話時,眼底湧動的狂喜,近乎於病態。

剛纔,嬴冰對抗青銅神樹的場景,他全部都看在眼裡。

韓真並冇有完整的大道神形。

在久遠的曾經,他哪怕擁有血凰精,將自己改換成了血凰不滅體,也隻是勉強凝聚了一絲青銅神樹的虛影。

但那也不應該是內息境能承受的。

這不是重點。

最重要的是。

韓真在這個少女體內,察覺到了比他更為尊貴的氣息!

陛下,太子,都不如她。

“方纔的冒犯,容我致歉。”

韓真竟行了個禮,目光灼灼:

“本座一開始,是準備招攬你,但如今改變了主意。”

他頓了頓,又看了李墨一眼。

這少年,也有著屬於自己的不凡。

否則哪怕大部分壓力被嬴冰分去,也不可能站到這裡。

“二位可願與本座共謀大事?”

韓真鄭重道。

嬴冰眸光始終清冷。

李墨餘光看了眼她的神情,笑著開口道:

“有什麼好處,說來聽聽。”

....

pS:小撲街冇卡文,隻是這一段劇情要回收前麵的伏筆,寫的就得比較仔細點,更的就晚了orz。

求點小發電,嘿嘿,麼麼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