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樓下的鄰居

-

老太太依舊樂的笑著,眼光誠懇的抬頭望著秦遠。秦遠本能的想拒絕這個老太太,可見對方誠切的眼神以及和對方有關的係統任務,猶豫再三,秦遠點頭答應下來。“能。”“那真的是太感謝你了,年輕人。”老太太見秦遠答應下來,臉上的笑意更濃烈了。“我家就在樓下。年輕人,你隨我過來吧!”這老太太拿起手中的柺杖敲了敲台階,緊接著拄著柺杖步履闌珊的準備向著樓下走去。秦遠見狀,連忙攙扶住了這老太太。“婆婆,您慢點。等我下,我去鎖上門。”秦遠囑咐了句後,讓老太太站在門口等他。他則是趕忙跑進屋內把鑰匙拿出來,鎖上屋門。等到秦遠走到樓梯口時,老太太已經站在了樓梯拐角口處。想不到這老太太看似腿腳不方便,實則麻利的很。樓道內很是陰暗,欄杆上已經鏽跡斑斑。頭頂上的聲控燈在老太太柺棍的聲響下,時不時的亮起,又熄滅。很明顯,這是一個十分老舊的公寓式小區。“婆婆,您慢一點,別摔著了。”秦遠關心的詢問一句。“冇事,老太婆我身子骨還算硬朗,不礙事的。”下了台階,來到老太太的跟前。樓梯道的拐角的角落中,在昏暗樓燈的照耀下,秦遠十分清楚的看到堆積在角落處的那一堆蓬鬆的毛髮。佈滿綠漆的牆麵上甚至還殘留著一大片的紅色。經過樓道拐角處,秦遠很清晰的嗅到一股強有力的腥臭味。老太太似乎看穿了秦遠心中的想法,自顧自的拐著頭也不回的繼續往下走去,邊走邊說道:“這小貓小狗很多的,時不時的發生打架。年輕人,你過樓道的時候要小心一些呀!不要被那些小狗們給咬到。”秦遠心中暖意生起。這老太太一點也不像是遊戲中的NPC,倒像是現實世界中活生生的人。“多謝婆婆您的提醒,我會小心一些的。”“年輕人,你也別嫌棄老太婆我多嘴。年齡大了,總想著嘮叨兩句。”秦遠乾笑兩聲,並冇有接話。話語間,秦遠跟隨著這名老太太來到她所在的樓層。走廊內除了從儘頭窗戶處傳過來的呼呼風聲響,看不到任何的人影往來。忽然間,視窗處,一聲淒慘的貓叫將秦遠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過去。等回過身來,赫然發現剛剛身邊的老太太不知何時已經冇了蹤影。秦遠頓時間汗毛炸起,這老太太怎消失的無影無蹤的。咯咯咯的笑聲從秦遠的背後響起。再轉身一看,秦遠並未看到有任何的人影存在。呼!秦遠拍著胸口處長舒口氣。“年輕人。”耳畔,老太太突然響起的聲音嚇得秦遠心中一個咯。回過頭來,老太太正咧著一口黃牙嘴對著他笑。“你在看什呢!”“就剛剛窗戶處有個貓在叫。”秦遠指著窗戶處對老太太解釋道。“哪有貓。年輕人你一定是看花眼了。”老太太笑了笑。“年輕人,你跟隨著我來吧!”老太太輕點著腳尖,衝著秦遠招了招手,示意秦遠跟上。這次,秦遠緊緊跟隨著老太太的身影。到了下一層樓處的拐角處,老太太忽然間停了下來。“我家到了。”緊接著,老太太顫顫巍巍的腰間的口袋中掏出一條白布條係著的生鏽鑰匙。站在她家的門口前,秦遠很明顯的嗅到一股腥臭味,像是某種東西死去很久的味道。哢嚓。黃瓜綠的防盜門打了開。站在門口前往看,黑洞洞的。“年輕人,進來吧!燈光有點昏,小心麵黑。”老太太站在門口摸索著客廳處的燈光開關。“婆婆,不如你告訴我開關大概在哪個位置,我來幫你找。”秦遠見老太太手腳緩慢,善意開口道。“不礙事。找到了。”老太太剛剛說完,客廳燈光的開關就被她打了開。這是一個很小的客廳,隻有三十平左右。雜亂的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物件。客廳處的燈泡很小,映照得客廳周圍儘是殘影。在客廳的角落處,秦遠則是發現一條黑色的貓體樣本。靠近一點,能嗅到明顯的腥臭味。強烈的反差感讓他迫不及待的想完成任務回到現實中。強忍下胃部的嘔吐感,秦遠反問道:“婆婆。燈泡在哪,我還是先幫你換燈泡吧!”“燈泡我忘記放在哪了。不如年輕人你幫我找找。”“那婆婆你能告訴我大致在什位置嘛!”秦遠環顧四周,仔細觀察起來。“我好像記得就在客廳茶幾那。”秦遠掏出手機,打開手機亮光緩步走到茶幾旁開始翻找起來。茶幾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幾番尋找之下,他從茶幾的抽屜中找到一個圓柱形的鎢絲燈泡。“婆婆,燈泡找到了,我這就給你換上。秦遠起了身,手拿著燈泡扭過頭正欲對老太太說道。這時,他卻並未在客廳中發現有老太太的身影。“婆婆。婆婆。你在?”秦遠探著腦袋喊了兩聲後,冇有得到期待的回答。這老太太可真奇怪,總是喜歡莫名其妙的玩失蹤。隻是這房子隻有兩室一廳大小。秦遠這時纔想起來剛剛老太太說到過是臥室麵的燈壞了。趁著手機的燈光,秦遠摸索著走向黑暗的臥室。推開臥室的門,秦遠舉著手機燈光開始在臥室內尋找起燈口所在位置。走到床頭櫃前,他就看到床頭櫃處擺放著一張十幾寸的照片。那是老太太的黑白照片。趁著手機的微弱亮光,的秦遠搬過床頭櫃將燈泡換下來“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務,獲得扮演屬性值加一。”機械般的聲音再次在秦遠的腦海深處響起。“良好的信譽值有助於係統任務的完成,宿主完成新手任務,恭喜宿主獲得技能麵板。”隨著腦海深處的機械聲再次響起,秦遠的眼前赫然出現了一個屬性麵板。恰在這時,老太太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年輕人,燈泡換好了?”“來,吃個西瓜吧!”老太太笑吟吟的雙手捧著個圓溜溜的黑色東西從廚房中走了出來,並將東西放在了茶幾上。“謝謝婆婆。”臥室中,秦遠麻溜的將床頭櫃再次放回原處,並將那張黑白的十幾寸黑白照片也放回了遠處。“年輕人,你過來了!我要開始切瓜了。”昏暗的燈光下,秦遠剛剛走出臥室,就看到老太太正手持一把西瓜刀朝著茶幾上擺放的圓溜溜的東西宰去。隻是,那圓溜溜的東西看起來怎那像非常像人的腦袋。嗯?人的腦袋?想到這,秦遠頓時間愣住了,汗毛直立。“婆婆,你拿的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