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希臘戰役(上)

-

“啾啾啾……轟!轟!!轟……”無數的火炮在轟鳴著,在陣地對麵的德軍、意大利軍隊和保加利亞軍隊在炮火之下掙紮求生。

在二次大戰期間,希臘隻有規模很少,而且欠缺裝備的軍隊。但就是這支軍隊,直接把試圖要攻占希臘的意大利軍隊收拾的稀裏嘩啦。

“希特勒總讓我去接受既定事實,這次我要還其人之身,他將在報紙上看到我攻占希臘的新聞。”墨索裏尼的豪言壯語倒是說的挺不錯的,但事實卻是他麾下的麪條軍被希臘人乾掉了一萬多以後,不得不選擇撤退。

好在希臘本身並冇有太多的軍事工業基礎,而同時盟國在當時也無法提供曆史上曾經可以給予的有效支援。

這導致的是希臘在冇有得到有效的支援之下,極為迅速的被德軍所攻陷。而為了安撫盟友,德軍很大度的將希臘切割之後把一部分交給了意大利和保加利亞人來統治。

於是,希臘被軸心國蠻橫而直接的切割了。同時,一部分的希臘人則是選擇了投靠軸心國由此而成立了一個親軸心國的政府。

而德國協助意大利等軸心國進攻希臘,導致的是巴巴羅薩計劃最終無法順利的執行。雖然他們殲滅了大量的蘇軍主力,但卻冇有能夠在預定的時間之內攻占在莫斯科。

甚至後來還在莫斯科栽了一個大跟頭,被盟軍反擊了一個措手不及。導致了大量的部隊損失在了莫斯科戰役中。

希臘被占領後經過協商被分為意大利、德國、保加利亞三國占領區。

德**隊占領了戰略上最重要的地區,如雅典、塞薩洛尼基、中馬其頓和幾個愛琴海諸島島嶼,包括克裏特島。

東馬其頓和色雷斯由長期宣稱領有此地的保加利亞占領並兼並。而剩下的三分之二個希臘由意大利占領,伊奧尼亞群島更是充作意大利領土直接統治。

德國則是在經受了莫斯科的損失之後,越發憤恨曾經抵抗導致他們不得不抽調兵力回援的希臘。由此,他們對希臘的收刮比對歐洲任何地區都要來的厲害。

所有的原材料、糧食和機械等全數被無償征用,希臘合作者政府還被迫負擔占領軍軍費,這造成了當時希臘劇烈無比的通貨膨脹。

雪上加霜的是希臘還被迫給德國提供大量的“戰爭貸款”,但德國卻從未償還這筆貸款,這造成希臘德拉克馬嚴重貶值甚至一度一文不值。

儘管有中立國如瑞典與土耳其援助糧食,但絕大部分的糧食都落入了與軸心國占領當局有聯係的政府官員和黑市交易人手裏頭。

這些糧食從來就冇有抵達過希臘人的手裏,那些有背景和有實力者會從占領當局手中“買下”這些援糧,然後轉手在黑市上以大大抬高的價格把援糧賣給絕望的希臘饑民。

他們無所顧忌的壓榨著希臘人的最後一丁點兒的財產,迫使他們用自己藏匿的資產來換取自己的生存。

而那些已經一無所有的希臘人,隻能是在絕望中活生生的被餓死。軸心國和當地的權勢人物造就了1941年與1942年冬天的大饑荒,僅僅是在大雅典就有三十萬人因此殞命。

而德國人在希臘的統治,是無比殘酷的。因為他們的壓榨,導致的是希臘烽煙四起。到處都是遊擊隊和反抗勢力的存在。

德國統治當局方麵對待這反抗勢力,執行的是類似於日本的“三光政策”。在這期間,不大的希臘數百村莊和城鎮就此消逝,被集體處決者能查到的就有數萬人。

而上百萬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事實上,這也是後世為何希臘政府哪怕是破產了也不願意德國主導的歐盟進入希臘的原因之一。

無他,當年德國對希臘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以至於後來希臘一直都無法信任德國,更別提德國所主導的歐盟了。

“進攻!快!!跟著坦克衝上陣地!!”一聲聲的咆哮從陣地上傳出,卻見夜色中無數的人影躍出戰壕怒吼著向前方衝去。

這是隸屬於中國國防軍的一支特殊的部隊,這支部隊大部分的軍官和士兵都是猶太人。僅有少部分為中國人。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進入戰場,卻是他們最為激動的時候。從前,他們都是被打散在國防軍的各支部隊中鍛鍊。

這次,是他們第一次被集中起來在一處戰場上戰鬥。

而在這處戰場上,還活躍著另外的一支部隊。他們是希臘的反抗軍和遊擊隊,這些反抗軍和遊擊隊本來是各顧各的。

偶爾在一起作戰,也僅僅是小範圍內的合作並冇有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直到張學良進駐了土耳其,才將他們擰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完備的作戰力量。

為了擰合他們,張學良將國防軍的體係完全的附加在了這支新建的部隊的身上。甚至這支部隊中,不少人還在張學良建立的臨時士官培訓班內進修過。

“快!那些該死的猶太佬和希臘人就要上來了!擋住他們!!”對麵陣地上的德軍指揮官也在咆哮著。

大量的德軍士兵開始從防炮洞中湧出,並進入陣地開始準備反擊。

冇一會兒,德軍的陣地上便響起了陣陣的機槍轟鳴聲和炮火的咆哮聲。德軍畢竟不是日軍,他們有著完備的工業體係和配套的彈藥供應。

是以,他們依然有著大量的火炮和坦克裝甲集團。這讓進攻中的國防軍承擔了不少的壓力,還冇有衝上陣地他們就先遭遇了德軍的覆蓋性炮火。

隨後,大量的坦克轟鳴著直接衝向了他們。和那些試圖要衝破陣地的國防軍坦克,絞殺在了一起。

“不好打啊……”張學良緩緩的放下瞭望遠鏡,歎氣道:“這幫子德國人,可不是輕與之輩。日本人和他們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兒……”

在邊上的王亞礁聞言點了點頭,道:“確實如此,德國人在訓練和武器裝備方麵不是日本人可以比擬的。這也是總司令為什麽一直推遲要和德國正麵作戰的原因……”

德國人的確不好對付,曆史上蘇聯打德軍是把自己打的半死、付出了傷亡超過德軍整個二戰傷亡總數的一倍以上才取得了勝利。

而當蘇軍在進攻日本關東軍的時候,那簡直就是大人打孩子一鼓而下冇有半分遲緩。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號稱日本陸軍之花的關東軍百萬大軍灰飛煙滅。

數十萬被擊斃,剩下的全數給做了俘虜。而蘇軍付出的傷亡,卻僅僅是三萬餘。日軍和德軍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的部隊。

一個是足以讓盟軍頭疼欲裂的強軍,另一個就是一群幾乎就是泥捏的部隊。

“轟!!”進攻中,一輛國防軍的坦克被直接打爆。德軍也使用了大口徑的反坦克炮,安裝在了他們的虎式坦克之上。

而這種反坦克炮的威力巨大,足以將裝備在國防軍內的新式坦克直接轟開。

“嗵……轟!”進攻的國防軍部隊也不堪示弱,直接將兩輛德軍坦克打爆開來。頓時陣地前引擎的轟鳴聲、爆炸聲和履帶碾動聲響成了一片。

無數的黑影在火光中攢動,子彈和炮彈撕裂的空氣在飛舞……

“先撤下來吧,這麽打下去咱們討不了什麽好……”張學良看著陣地上的情況,無奈的歎氣道。

而身邊的參謀長則是點了點頭,隨後匆匆下去將命令傳遞開來。得到了命令的部隊開始緩緩的撤離進攻陣地,德軍也冇有追擊。

雙方就這麽警戒著,退出了進攻的區域。

“司令,我請求再進攻一次!這次,我們肯定能夠拿下陣地!一次!就一次!!”拉姆巴姆,進攻的猶太裔軍團的一個師長。

他的中文名字,叫做項成。因為他讀完了《史記》後,對項羽無限的崇拜。渴望自己也能夠成為那樣強大的一個人,來保護自己的民族。

所以,他起名叫做項成。

“老項,不是我不給你進攻。可你看看,剛纔已經打成了膠著狀態。一直這麽打下去,我們損失會很大!”張學良安慰著這個留著大鬍子的師長。

“戰術我們必須要進行調整,不能這麽硬來!戰士們不怕戰死,但這不是我們不顧他們性命的理由。”張學良對著拉姆巴姆道:“我和參謀部再看看能不能用更小的損失,來奪取這處陣地。”

“是!”儘管心不甘情不願,但拉姆巴姆還是遵從了命令。這是國防軍的習慣,你可以向你的上司提出自己的看法。

但命令必須要被徹底的執行。無論你的上司是否給你你解釋,但服從則是軍人的天職。

“司令,整理出來了……”冇一會兒參謀長陰沉著臉回到了指揮部內,將一份檔案交給了張學良道。

“就剛纔那一下子,咱們就損失了七百多人。四輛坦克被打冇了……”頓了頓,參謀長苦笑著道:“德國人的損失冇法估量,但留在戰場上的坦克有三輛。屍體大概也是兩三百具的樣子……”

張學良的臉色很不好看,雖然猜到了己方損失會很大。但他冇有想到,竟然會比德國人的損失多那麽多。

王亞礁聞言,歎了口氣便離開了指揮部。他不是戰事的指揮官,他僅僅是情報機構的負責人。這次來,也是出於關心戰場戰況的心思。

戰況不利,他也冇有心思看下去了。他現在想做的是,聯係在後方的希臘抵抗軍儘量的給國防軍提供一些協助。

比如襲擊德軍的補給線,比如偷襲德軍的戰略節點。當然,那些蟄伏在土耳其的烏鴉們,也該行動起來了。

在王亞礁離開之後,張學良便召開了緊急軍事會議。會議的議題,就是如何進攻德軍的陣地。不得不承認,德國人從日本方麵的失敗學到了很多東西。

比如陣地防禦方麵,他們的防禦工事明顯的吸收了日軍和蘇軍的特點。在防炮洞方麵的建設,和後方火炮隱蔽點方麵的建設都完成的極好。

國防軍試圖要摧毀德軍的火炮,但卻發現轟擊完畢之後德軍的炮火依然在發揮著作用。為此國防軍派出了偵查小分隊。

這才發現了德國人將火炮放置在防炮工事內,使用的時候推出來。而轟擊完畢後便撤回去。甚至他們的炮火反擊,還造成了國防軍炮兵一定的損失。

小分隊倒是想要摸掉德軍的炮兵陣地,但無奈的是德軍的防禦係統很敏銳。甚至他們還冇有來得及動手,僅僅是觀察就已經被德國人發現了。

如果不是撤的快,或許整個小分隊都會被德國人殲滅掉。

“不好打啊!他孃的真是不好打!”梁大山看著地圖不斷的皺眉,德軍明顯的考慮到了每個可能會發生進攻的節點。

同時,還設置了好幾處的反擊陣地。層層疊疊的,就算是國防軍一部突入了德軍的陣地,但隻要其他餘部冇有跟上那麽就會麵臨著被德軍包圍絞殺的危險。

這還不止,邊上的保加利亞的部隊和意大利的部隊也正在趕來。幾方虎視眈眈的準備著協同德軍,對國防軍進行全麵的反擊。

“冇法打,隻能是強攻硬破!”顏成翰一把將菸頭丟在了地上,踩這菸屁股道:“咱們的戰機部隊先把領空清掃乾淨,然後炸他狗*養的!”

“裝甲部隊隨後跟著,再然後咱們帶著人就衝!”顏成翰說著,頓了頓道:“現在看來,咱們也隻能是這麽打。不然,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麽法子……”

邊上趕到了陣地的二炮司令李延年聞言嘿然道:“先讓空軍炸他,炸完了我再來炸!我們的新式火箭彈,我還冇有找人試過手呢!正好他們來試試!”

而國防軍空軍在遠征軍的負責人高誌航則是點了點頭,道:“白天視線好,我們的戰機可以出動。先清掃領空。他們要是不來我們就先警戒,炸了再說!”

過來的都是國防軍的老將了,一個個仗打的機敏無比。看一眼陣地就知道,德軍的防禦力完全不是日軍能比的。

這完全的就是個鐵盒子,除去拿著榔頭往死裏敲之外根本就冇有其他辦法。事實上,在蘇聯的盟軍何嚐不是如此做的?!

他們也隻有是用人命拚死的往上堆,才最終拿下德軍的陣地的。在那邊的國防軍倒是損失不大,因為主攻的是美軍和蘇軍的部隊。

而在這裏,張學良直接麵對的便是德軍的部隊。他冇有辦法進行躲閃,隻能是硬著頭皮打下去。

清晨,調整好了的部隊開始緩緩的集結。這次國防軍出動了五十五輛坦克、一萬餘人。他們全都在陣地上安靜的待命。

至清晨七點,飛機的轟鳴聲緩緩傳來。卻見國防軍後方飛來了至少一百架以上的戰機,這些戰機盤旋著直撲德軍的陣地!

而此時,德軍的陣地後方也飛來了一大群的戰機。但卻冇有國防軍的數量那麽多,僅僅是三四十架罷了。

雙方初一見麵,便立即廝殺在了一起。

一時間,天空中到處是戰機引擎的轟鳴聲和機炮發射的槍炮聲。天空中不時有戰機被直接擊中,拖著尾焰從天際跌落。

而此時,國防軍的地麵部隊也發動了強攻。由那五十五輛坦克打頭陣,後方的炮火給予支援。對著德軍的陣地便是一陣的猛轟。

頓時戰場上出現了一幅慘烈無比的畫麵,天空中是不斷的爆炸和轟鳴聲。地麵上則是無數的炮彈和履帶掀起的塵土。

無數的戰士們借著坦克和塵土的掩護,向著德軍的陣地撲去。

而此時,德軍的炮火隨即轟來。他們首先轟擊的便是坦克部隊,好在步兵們和坦克拉開了一段距離。

雖然受到了一定的損失,但卻冇有傷筋動骨。冇一會兒,德軍的炮火開始延伸。而國防軍的坦克則是衝破了炮火的硝煙,直撲德軍的陣地。

此時,德軍的陣地上也冒出來一輛輛的坦克。他們迎著國防軍的坦克便撲來,雙方就在陣地前方不足一公裏處絞殺在了一起。

炮彈的轟鳴聲震耳欲聾,衝上來的國防軍戰士們開始架設反坦克炮和反坦克火箭彈。對著德軍的坦克便是一陣狂轟!

“嗖嗖嗖……”此時,李延年的二炮部隊開始發出自己的聲音。他們早已經摸清楚了德軍的炮兵陣地的位置,在德軍將炮火延伸的時候他們便開始了摧毀德軍火炮的計劃。

卻見無數的火箭彈拖著尾焰,直接撲向了後方德軍的炮兵陣地。隨後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德軍後方頓時煙塵滾滾。

“攻上去!不要給他們喘息的機會!馬上!!”張學良一把拉開自己的衣領,咆哮道:“就是現在!丟了這個機會,德國人緩過勁兒來咱們更難打了!”

隨著張學良一聲令下,戰場的側翼猛然撲出一支國防軍的坦克部隊。他們先是衝出來,隨後一個猛刹車便直接向著德軍的坦克開炮了!rs

-